媒体和财富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作为我近日思考的一些总结,恰当或者偏颇,权当作为一扇窗,照亮那些不可见的黑暗,交换那些闭塞的空气,给笼子里的人带来一些新鲜的见解。想写的实在太多,但写起来着实要费些功夫,所以这里就在暂且写这两点吧。我们需要理解每个人的不同,我们需要去尝试理解以及尊重每一个人的价值观。

媒体

现代中国的绝大部分媒体我更喜称之为”喉舌“,并非讽刺其专业性,反倒是对其发挥自身职能为“稳定社会”作出的专业性的信息传递和引导作出肯定。中国自建国以来的一系列舆论问题的根源并非是这类喉舌媒体的良知缺失,而是出现在舆论市场的专制审查上。这个舆论市场的主调单一之持久,审查之严厉,异议打击之积极,都让其失去了其本身应该有的活力。

世界互联网大潮的掀起,本应该让本身相对封闭且落后的中国国民也接受到各种各样世界的信息,让中国人民更容易接触到这个世界上其他不一样的思想和文化。但自21世纪来中国大肆兴建防火长城1阻断了信息的传播,实施了更为封闭的管理,这对后来的一大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极为深远。

曾经和高中同班同学Luke探讨过,什么样的媒体是好的媒体2,我和他达成的共识是,能够客观地呈现尽量多的各方之言便实属良媒,如若需要表达自己的观点,便需要在明显出标识出,这是作者或者媒体的观点。而如今中国的喉舌媒体大都受制于政府的舆论管制和政府要求的论调统一做不到以上几点,尤其呈现各方之言。这些媒体在我看来,大都可以用“一家之言”一言以蔽之。纵观这类大部分文章,通常信息量有限,但却乐于传达观点。

在这样的“一家之言”薰陶下成长的年轻人甚至一些阅历不够丰富的成年人,很容易缺少对异见的认同能力,在这类非蠢即坏的喉舌媒体们给他们营造的,在某些公共议题上高度统一的舆论环境下,他们会下意识地觉得你的“异见”是错误的并且对异见者极具攻击性,但却基本失去了始终遵循过去曾出现在中国舆论环境下的“大胆质疑,小心求证”抑或是“实事求是”这类良好的品质。而在近10年来的中国,这类公共议题也越来越多,我更喜称之为“倒车”3。错不在受辖制的人民,错在他们生活的舆论和受到的教育,总是让他们把冬天唱成春天。

遇见这类“异见”时,我常做的事情是,先放下自己的价值观,认真聆听别人的想法和意见,尝试去理解不同的想法,如果可以理解再尝试把不同的想法和价值观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包容性更好的,视野更大的价值观。如此反复,便会找到一个最终形态,就如我写在前面的:“我们需要理解每个人的不同,我们需要去尝试理解以及尊重每一个人的价值观”。

财富

最近COVID-19的传播,让股市市场跌宕起伏,很多身边的中国同事似乎觉得嗅到了财富自由的味道。每个人都为之癫狂,日夜操心养老金安置,股市做多做空,好似来自各行各业的人现在都可以化身韭菜收割机收割一大批金钱。

除了担心他们能力不如他们所想之外,我更为这批留存海外的中国高级知识分子高度统一的财富观和成功学感到悲哀。就好似是一堆批量生产的提线木偶,看似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生活和职业,实际上都是被极为统一的成功标准操控着。一方面是,大部分中国原生家庭从小到大贯穿的金钱至上的教育理念,另一方面是,中国近些年来快速发展带来的贫富差距让曾经穷过又饿过的人民更加仇富又慕富。

众多受过世界级良好教育的工程师,科学家,研究员,博士都开始把人生梦想设定到财务自由,那是当代中国教育极大的失败。

这个世界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东西,钱只是达成目的的一种工具。可笑且可怜的是,明白自己内心真正想要追求什么,想要保护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是一个能绊倒大部分现代中国人的灵魂问题。然而绝大部分人所想真正追求的,可能压根涉及不到巨额的金钱。所以常常见人紧张又着急地寻求投资建议,我却觉得他们更需要人生建议。幸而父母常常在耳边提醒,年轻的时候要不断学习,不断完善自己,简单的话很多人却都不明白。

最后一句话送给陷在割韭菜的钱眼里跌宕起伏大喜大悲的可怜人吧:

如果你觉得你是割韭菜的人,那你大概率也是别人眼里的韭菜。


1防火长城:https://zh.wikipedia.org/wiki/防火长城

2端媒体圆桌论坛:<https://theinitium.com/channel/roundtable/

3倒车:http://www.cac.gov.cn/2019-12/20/c_1578375159509309.htm